陶成章故居

来源:

陶成章故居在绍兴市陶堰镇,是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故居内陈列有陶成章的生平事迹资料,内容详实,介绍了陶成章革命家的一生。游览陶成章故居,重新感受那段民主革命的历史,别有一种情绪在心中。

陶成章故居系清末建筑,故居坐北朝南,砖木结构,三间二进,占地407平方米。第一进门厅单檐硬山顶;第二进座楼,1916年陶成章父亲陶正用政府发给抚恤金重建。九十年代末全面整修并对外开放。两进中间以天井分隔,东厢有平屋四间。厢房南首第一间曾作陶氏书房,为绍兴县级文物保护单。

第一进平屋,明间台门斗上悬挂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孚凌题的“陶成章故居”楷书横匾。仪门上挂有陶成章半身像,两侧挽联为“皖变是先驱,九死完成光复志;越贤为杰出,万流凭吊广慈魂。”总结了陶成章革命的一生。东次间为灶间和杂物间。东厢房平屋四间,南首第一间为陶成章生前书房。

第二进座楼。楼下辟为陶成章生平事迹陈列,通过翔实的图片、实物介绍了陶成章革命实干家的一生。楼上按原状布置,供人们瞻仰。中间为烈士婚后卧室,东次间为陶成章父母寝室,西次间为陶成章遗物陈设,包括陶成章联络会党、奔走革命时用过的小皮箱及与友人之间的来往书信等。

陶成章家境贫寒,但天资聪颖,少年时就接触新学,阅读了大量的爱国思想书籍,逐渐萌发了革命思想。他的刻苦攻读为日后写下《中国民族权力消长史》和《浙案记略》等书章打下了基础。

1904年,陶成章留学日本归国,穿梭在浙江各地,四处联络会党,积极策划革命。陶成章为革命奔走时,蓬首垢面,用草绳扎着腰,穿着芒鞋经常日行八九十里。自从他参加革命以后,四过杭州,却再也没有回过家。一次将近除夕,魏兰劝陶成章说:“杭州、绍兴相隔一水,先生何不归里一游?”陶成章答道:“情字难却,一见父母妻子,恐怕就不能再出来了。”我们从这样的字眼中可以看出,陶成章有着朴素的品格,保持着吃苦耐劳的品行,保持着崇高的道德品性,这是榜样的力量,是革命领袖必须要有的准则。

但在他的身上有着传统道德评价的矛盾交错,一是他的大公无私,为天下苍生愿意捐躯赴死,可谓舍生取义。二是他弃个人恩情,置亲情于不顾。他在追求理想的道路上,是无我的,是无私的,为了我之理想,而灭我之存在,这样的人在辛亥革命中并不少见,但他是最突出的一个。

1904年10月,陶成章与龚宝铨、魏兰等人在上海创立光复会,这群不同背景的热血青年集聚在一起,制订了详细的战略部署,大有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豪气与勃发。陶成章从策略上考虑到蔡元培的声望,以资号召,他们公推蔡元培为会长,章太炎为副会长,会务及联络各省会党的工作实由陶成章负责,陶成章成为光复会的实际掌门人。

当年,徐锡麟、陶成章以此为基地广招会党,延揽人才,积极策划起义,大通学堂调度着整个江南的反清战斗。学堂墙上贴着这样一张字条:徐锡麟捐道台,陶成章捐知府,陈子英捐知府,龚宝铨捐同知,陈德谷捐同知。他们以捐官的方式,纷纷打入清政府内部,浑身绑满炸弹,等待时机引爆千疮百孔的大清王朝。但是,随着徐锡麟剖肝献胆,秋瑾血溅轩亭口,面对清廷的四处通缉,陶成章只得再次流亡日本。此后陶成章游走于南洋,多方筹措革命经费。

陶成章面对一次次失败,坚韧不拔,充满了乐观主义精神,充满了昂扬的斗志。陶成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试图以命酬国的勇气在江南打开一处血淋淋的缺口,以自己的一厢情愿描绘着共和的蓝图。

在辛亥革命成功之前,活跃在中华大地的有多个革命组织,尤以同盟会、光复会、日知会、共进社和科学补习所为著,活跃于江南的光复会与同盟会曾经有过一段蜜月的合作期。

推翻满清过程中,光复会与同盟会由于奉行的信念、路线、经费等方面的矛盾累积导致激化,合作与排挤并存,严重时处于分而不裂的状态,光复会的领袖章太炎、陶成章与孙中山产生了严重的误会。江南光复之后,两会由矛盾逐渐演变成敌对。上海同盟会领导人陈英士先是刺杀光复会李燮和未果,紧接着大力排挤光复会,兔死狗烹变成了颠扑不破的真理,昔日的盟友转眼之间成为镇压的对象。

绍兴广播电视总台主办

关于我们|CUTV简介|联系方式|隐私声明|广告服务

城市联合网络电视台 © 2011 CUTV.COM - 浙ICP备14000249号-1广电总局批文

本站法律顾问:浙江震天律师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