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绍兴诸暨,寻找《诗经》中的曼妙花影

来源:绍兴文旅资讯


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,

不知不觉间,

一年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。


领略过春的旖旎,

一不小心,

就遇见了五月的初夏。


春末夏初,

植物花草争相斗艳,微风徐徐吹来。


今天,就让我们跟着《诗经》,

一起去寻找绽放在诗句的花儿吧!


参差荇菜,点缀湿地

《诗经》第一首《周南·关雎》,就提到了一种五月盛开的植物,那便是荇菜:

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 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 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 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 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 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。”

用荇菜或左或右漂浮不定比喻求爱的不易,也以物候交代出男女热恋的时令;同时,作者以赞颂的口吻勉励求取荇菜,隐喻“君子”的努力追求“淑女”。


荇菜

荇菜属于龙胆科荇菜属的植物,茎细长柔软而多分枝,匍匐生长,节上生根,叶片形睡莲,小巧别致,鲜黄色花朵挺出水面,喜欢生活在水流平稳,且比较浅的池沼、湖泊、河流等环境中,在国内分布很广。荇菜花期很长,5、6月份为盛花期。开花时,荇菜金黄的小花成片挺立在水面上,非常漂亮。


诗中所说的荇菜,是指野生植物,在古代,淑女们是将其当野菜采摘的。如今,真正野生的荇菜在很多地方均已难得一见,但在白塔湖国家湿地公园,我们仍能一睹荇菜的芳容。


花骨朵儿挺出水面,纤长的茎秆亭亭玉立,嫩黄的花瓣如身着一袭淡薄轻纱,边缘还有着细碎蕾丝般的花边,娇嫩可爱,轻柔曼妙。船只静立水面,湖水十分清澈,可以看到小鱼儿在荇菜叶片下嬉戏觅食,远处水面还不时掠过几只水鸟,悠然自得。

日夜思君,首如飞蓬

《卫风·伯兮》是一首反映妻子思念出征远方的丈夫的诗,其情真切感人。诗中提到了两种植物,首先是飞蓬:

自伯之东,首如飞蓬。岂无膏沐?谁适为容!

这里的“飞蓬”,就是指菊科飞蓬属的植物,遇风之后易被吹散。它有很多种,其花序的造型被称为“头状花序”,就像未经梳理的头发。“女为悦己者容”,而“悦己者”在远方不得见,便没了兴致梳妆打扮,头发像蓬草一样杂乱,故曰“首如飞蓬”。

飞蓬

不过,如今在国内很多省份最为常见的飞蓬属植物,当属春飞蓬与一年蓬,它们都是原产于美洲的外来物种,而且长得很像;若说花的区别,那就是春飞蓬的“头发”(即花的外围的那圈舌状花)看上去很乱,而一年蓬显得比较整齐。

一年蓬

春飞蓬


在乡间不知名的天地里,飞蓬开成花海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。站在花海中,静静地看着它们,这些洁白素雅的小花,不需要怎么护理,给点阳光给点土,它们就一副小清新的样子,虽然时常会被人清理,但是只要一有机会,它们便如潮水一般涌来,烂漫狂野,无拘无束。


愿得萱草,使我忘忧

《卫风·伯兮》中提到的第二种植物,便是萱草:

焉得谖草?言树之背。愿言思伯,使我心痗。

“谖草”即萱草,古人也将其称为“忘忧草”。这两句写的是女子对丈夫深深的思念让她内心十分悲伤,想要寻找忘忧草却不知道该去哪找,日夜的思念让她的身体有了病痛。读来令人十分感慨。

萱草


萱草属于百合科萱草属的植物,花朵很大,色彩艳丽。萱草是历史名花,后来又被用来代指母亲,是中国的母亲花(有别于西方的康乃馨)。在诸暨,5月底与6月初乃是萱草的盛花期,在溪流边比较容易见到它们。



在白塔湖国家湿地公园和五泄风景区,几场夏雨后,萱草花便开了。叶片狭长,花梗挺拔,衬托着百合状的花朵,灿灿而开,翩翩而舞,优雅得好似一只天鹅。花筒状,形六瓣,犹如女子细长优雅的脖颈,柔美的曲线烘托出一张娇嫩欲滴的小脸,矜持地望着天空,清露润唇,金粉敷面,含笑望天,温婉自然。天空深远地蓝着,大地无边地绿着,萱草鲜嫩的橘黄,让人生出一种童话的迷离,恍若来到一方解愁忘忧之地。



野兰绶草,开于草坪

《陈风·防有鹊巢》中提到了一种野生兰花:

中唐有甓,邛有旨鹝。谁侜予美?心焉惕惕。

鹝,原为鸟名,称“绶鸟”,但在这里指绶草是一种野生的兰科植物。“鹝”从鸟名到用来指草名,关键词就是“绶”,共性是鲜艳的色彩。说来有趣,如今的绶草是一种喜欢生长在人工草坪上的兰科植物,其在华南的花期很早,早春就已开放,在江南一带则要到初夏才开。


绶草

见过绶草的人都知道,它那一朵朵粉紫的小花呈螺旋形,沿花葶依次盘旋而上,每天只开一朵花,非常独特。随着时间继续转进,花朵自下而上次第绽放,宛若一条盘旋而上的游龙,故绶草有个俗名叫“盘龙参”。



绶草开时,淡红色的花序亭亭而立,在绿色草地的映衬下尤为显眼,花朵由基部至上逐一绽开,以鼻细闻,可嗅到一丝独特的淡雅花香,故而再得美名“一线香”。未处于花期的绶草看上去与野草无异,因而经常被当做杂草除去。想要寻得绶草的美貌,除了去人工种植的花地,野外无人问津的草地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
亭亭荷花,惹人相思

《诗经》里有多处提到了荷花:

彼泽之陂,有蒲与荷。有美一人,伤如之何?寤寐无为,涕泗滂沱……彼泽之陂,有蒲菡萏。有美一人,硕大且俨。寤寐无为,辗转伏枕。——《陈风·泽陂》


山有扶苏,隰有荷华。不见子都,乃见狂且。——《郑风·山有扶苏》

以上两首诗里面提到的荷、菡萏(音同“汉但”)与荷华,都是指“荷花”。这两首都是讲相思之情的诗,且都以亭亭玉立、美丽的荷花等植物来“起兴”,引出下文的“美人”。如今的荷花,基本上都是人工种植的,早一点的,6月即开花。至于诗中提到的,则属于野生的荷花。

荷花


夏季,西施故里的荷花就要开了,一阵微风吹过,清香袭人;迎风摇曳,宛如仙女下凡,翩翩起舞;而蜂窝状大小不一的莲蓬则娇羞地弯着腰。荷花、莲蓬与片片荷叶交相辉映,一片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景象,美不胜收。



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”,荷花的存在也为西施故里增加了一分高洁气息。那花儿芬芳孤傲地肆意绽放,充满禅意,不禁让人静下心来;若有若无的淡香,则令人心旷神怡。


凌霄盛开,难解我忧

“绽放”于《诗经》里的还有一种野花,如今也成了公园等绿化带里的常见“家花”:

苕之华,芸其黄矣。心之忧矣,维其伤矣!苕之华,其叶青青。知我如此,不如无生!——《小雅·苕之华》

这是一首先人在饥荒之年咏唱的民歌,以生机勃勃的凌霄花“起兴”,反衬人生现状的悲惨。苕(音同“调”),即当时所称之“陵苕”,也就是现在的凌霄花。

凌霄花

凌霄花是紫葳科凌霄属的藤本植物,善攀援,如今是著名的园艺植物,通常由杂交培育而成。花期很长,从初夏开始,可以持续几个月。其花鲜红色,花冠漏斗形,通常好几朵花簇生在一起,非常漂亮。



在五泄风景区的长廊里,生养着不少凌霄花,它没有缠绕大树,只是借着长廊顺势生长,应时花开,适时花落,自由地行在时光里。花瓣渲染出橙红色,一簇簇的花在藤蔓上妖娆着,煞是惹人耳目。一批花还没零落下去,另一批花就争先恐后地开出来,藤条上每天都有数不完的花,从不间断,像灯笼似的闪烁在暗夜,像喇叭似的张扬着它的姿色,面向阳光,宛如彩霞,将金色与火红斜射出温馨与驿动。